扛刀软妹卷耳

犹记当年少年时

真品与仿品(2)

十一、


在山姥切国广出门极化修行的第二天,审神者便把山姥切长义接了回来。


十二、


被审神者派遣作为带领新人参观本丸的长曾祢虎彻和骚速剑相互对视一眼,然后同时在心底涌起一股奇异的感觉。


十三、


就在新人先生在第八十多次强调他本人和那些伪物完全不一样的时候,坐在他面前听他说话的虎彻家大哥一脸复杂的抹掉被长义喷了一脸的唾沫星子。


啊、这熟悉的对话。


就是这种直觉,长曾祢虎彻觉得蜂须贺虎彻一定非常喜欢这次的新人。


十四、


“啊,我叫骚速剑……”三池家的少年试图缓解一下气氛。


“嗯?坂上宝剑的伪物?”


“……”此时此刻的骚速剑狠狠地倒吸了一口凉气,一股喘不过气的错觉包裹着他。


一旁的长曾祢默默的按住同僚暗自拔刀的手,开始无比的想念自家那个虽然喜欢怼自己但是最起码还算礼貌的欧豆豆。


十五、


“我说烛台切,你们长船家这次来的孩子是不是还没长大啊...”把山姥切长义甩给骚速剑一个人带路,长曾祢绕路找到烛台切光忠,然后把他堵在了厨房。


“哈哈,长曾祢先生是指长义吧?”鎏金色的眼睛微微弯起,即使只露出一只眼睛,人们也能猜测出他的全貌该是多么的帅气。“你不觉得他和本丸的某位很像吗?”


“谁?”


“隔壁古备前家的那位啊。”


大包平啊……好像还真是!摸着下巴,长曾祢是这么想的。毕竟这两位都非常的不会聊天呢。


十六、


“大包平和长义加在一起决定不超过五岁?”审神者小姐无辜的眨了眨眼睛,然后摊开手,面对着面前举着刀的一打一太两位付丧神,她非常的冷静,“这话可不是我说的。”


“那是谁说的!!”红发的太刀付丧神此刻已经完全处于爆炸的状态,他揉了揉炸毛了的头发,气愤的开口,“一定是那群天下五剑吧!一定是吧!”说着就提着本体冲出去找三日月宗近他们打架了。


“...”我还什么都没说啊,包包。还没来得及开口的审神者小姐在心中向几位天五小小的道了个歉,然后刚好抬头对上长义的眼睛。“嗯?长义还有什么想要知道的吗?”


“啊不、没什么。”银发的打刀少年摆了摆手,踌躇了半晌,或许是不想再尴尬下去,他开口问道,“为什么大包平先生这么讨厌天下五剑的几位殿下呢?”


“这个呀、...”本丸的小小姐眯了眯眼,然后直勾勾的盯着面前似乎因为陌生而显得有些紧张的少年,“我可以反问长义一个问题吗?”


“长义你为什么不能接受「伪物」呢?”


十七、


从审神者房间出来的山姥切长义情绪明显开始不对劲了,走路的步伐都看得出来有些发飘了。


对啊,自己讨厌那个「伪物」的理由是什么来着?是因为他抢了自己“山姥切”的名号而气恼吗?不不不、不对!就是因为他,自己才会被叫做「山姥切」的!斩杀山姥的是那个伪物,不是他!为什么要以那个伪物的名字给自己命名呢!山姥切长义想不通……


骄傲的白发少年在此刻陷入了苦恼当中,他靠在部屋的墙上,一言不发。


谦信景光端端正正的坐在他的对面,小小的少年歪头看着正在发呆的新同伴,也不开口打扰他。对于山姥切长义看起来恍惚消沉的模样,谦信景光想大概是审神者说了什么吧。


毕竟他们的主君可是个非常任性的姑娘呢。任性到不顾家人的阻拦执意要来当这么危险的审神者……


“那个、长义...”小小的短刀少年站了起来,走到山姥切长义的面前,试图劝劝他。


“如果不开心的话,我陪你去庭院里转转吧。”


十八、


不转还好,转了之后山姥切长义似乎更加消沉了。他总觉得自己似乎无法融入集体当中——如果、如果自己再早来一些会不会就不是这样了。


“诶?”用手肘捅了捅一起想办法的小伙伴,假装和和泉守兼定一起路过的堀川国广慢悠悠的凑到谦信景光身边然后问,“山姥切长义这是怎么了?”


看起来、...怎么和自家兄弟这么像?一样的低沉。虽然说堀川国广心里明白,山姥切长义和自家兄弟虽然都被称作山姥切,却是截然不同的存在。


用脚尖点了点地,有着葱绿色眸子的肋差少年在送走了自己的兼先生之后,并和自家小伙伴一起开始偷偷的窥探山姥切长义了。


虽然两个少年都知道这么做的行为并不好,但是为了在山姥切国广回来之前找到了,让两人好好相处的办法,不管怎么做,他们也都认了。


“诶?长义先生进主殿部屋了!”


两人对视一眼 然后异口同声的开口问对方


“还追吗?”


“要不还是算了?”


十九、


说实在的山姥切长义其实是来找审神者谈心的,自从上次被审神者反问了之后,他的心里就一直不痛快。那个问题的答案,他想不出个所以然——是啊,他为什么要抗拒那个伪物呢?


隔壁的长曾祢虎彻是赝品都能和真品和平共处,那为什么到他这里就不可以呢?


轻轻的抿了一口茶,审神者小姐刚准备开口便被冲进来的近侍先生长谷部打断。就坐在审神者对面的山姥切长义清晰的听见压切长谷部开口。他说:


——“山姥切国广修行回来了。”


就在那一刻,山姥切长义突然感到莫名的恐慌


评论(8)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