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气糖_垂耳兔与五虎退

沉迷学习,无法自拔

一个个简直有毒
新选组,awt48,伊达组,还有好多叫不出名字的组都在争本丸第一天团
还有,最后一p的苦无说的对23333

软件名.名人朋友圈

【刀剑乱舞】骨喰藤四郎的疾走

①人物崩坏严重

②可能含玻璃渣

③按历史走向

④本文灵感来自B站一位太太的作品,不喜勿喷

⑤本文的刀剑都是以付丧神的姿态呈现,而人类是看不见身为付丧神的刀剑

⑥小学生文笔,慎入!

            没问题了吗,那就请往下看吧 ↓

————————————————



○ 足利的宝剑

骨喰藤四郎是足利义辉的宝剑之一,在源赖朝死后,他就一直在足利家,和自己的兄弟一直在一起

——药研藤四郎和厚藤四郎

尽管他们的主人不同,但总会有见面的机会

没有什么比兄弟更重要。骨喰藤四郎是这样想的。



○ 五虎退

日子一天天的过,谴华的使者也回来了 同时,还带回了他们的兄弟,五虎退

名字的由来是因为击杀过老虎

看着那个快哭出来的米色短发的小孩,骨喰藤四郎摸摸他的头,什么也没说

深知骨喰藤四郎脾性的药研藤四郎在骨喰藤四郎走后,找到五虎退,安慰了他几句。

然后厚藤四郎问了一些关于华国的事,安抚了一下同刀派的弟弟

只是这次之后,他们三个就在也没见过五虎退了



○ 鸣狐

他们有一位叔叔,由粟田口国吉锻造的打刀,鸣狐

他们见到他时,所见的是一位银发的付丧神,可他却几乎不怎么说话

说话的是鸣狐肩上的小狐狸

厚藤四郎忍不住上前摸了摸小狐狸,当时的鸣狐竟不可思议的笑了笑


○ 厚藤四郎

后来,厚藤四郎被传入了足利将军家

本来一直在一起的三人看起来是是要分开了

当天,一直以来都以乐观面对一切的厚藤四郎却哭了,像是忍了很久才爆发的

厚藤四郎离开那天,药研藤四郎看见一向对人冷淡的骨喰藤四郎居然哭了

不像厚藤四郎的大哭,骨喰藤四郎没有说一句话,双唇紧抿,眼泪就顺着脸颊划了下来

“回去吧。”良久,骨喰藤四郎对着药研藤四郎开口



○ 永禄之变

永禄之变后,足利义辉被杀,骨喰藤四郎和药研藤四郎落入松永秀久手中

后来药研藤四郎被献给了织田信长,而骨喰藤四郎的持有者变成了大友宗麟

—两个人最后也分开了

他们约好,每一星期都会出来见一面

可是因为一件事,一切都变了



○ 本能寺之变

那天,骨喰藤四郎到了约定的地点等药研藤四郎,可直到了半晚他都没有来

听见街坊上有人说,明智光秀叛乱了

骨喰藤四郎暗叫不好,因为他知道明智光秀是织田信长的家臣

药研出事了!

骨喰藤四郎急急忙忙的跑向本能寺,可是迎接他的只有一场大火,那场大火烧毁的整个本能寺

大火扑灭后,据他们说,织田信长和他随身的那把佩刀,都在大火中消失不见了

那把佩刀,就是药研藤四郎啊



○  丰臣秀吉

此后,大友家将骨喰藤四郎先给了丰臣秀吉

对于换了很多人主人的骨喰藤四郎来说,他没有任何的怨言

毕竟,他是刀

这一点就是不可磨灭的事实,身为刀就要服从主人的命令。

已经离开了的药研藤四郎是这样告诉他的。



○ 秋田藤四郎

丰臣秀吉有一名家臣名为秋田实季

秋田实季有一把贴身的短刀,秋田藤四郎

那也是粟田口刀派的孩子,也是他骨喰藤四郎的弟弟

在见到那个孩子的时候,他拉着自己的手,一口气问了自己好多问题

看着那一双蓝色的眼睛,骨喰藤四郎就算是想拒绝也说不出口

希望这个孩子不要染上鲜血



○ 一期一振

直到毛利辉元把一期一振献给丰臣秀吉。

骨喰藤四郎才知道,原来自己还有一位兄长

水色短发的付丧神对他微微一笑:“过的好吗,骨喰?”

有那一瞬间,骨喰藤四郎差点又哭出来

他也是兄长,可他没有照顾好弟弟

又有什么资格面对自己的兄长呢?



○ 切腹之刃

大概是老天开眼吧,遇见一期一振后没多久他又再次看见了厚藤四郎

这一次,虽然还是三个人,可药研藤四郎已经不在了,换成了一期一振

在看见厚藤四郎的时候,那个孩子满身都是鲜血

想哭又哭不出来令表情令人心疼不已

厚藤四郎看着死去的小姓(侍童),一脸呆滞

“骨喰哥一期哥,你说这都是我的错吧。。。”

“都是因为我,他才会死的。”

看着那样的厚藤四郎,一期一振和骨喰藤四郎都没有说话



○ 鲶尾藤四郎

丰臣秀吉又得到了一把新的肋差,鲶尾藤四郎

他的兄弟

但这一次,丰臣秀吉却没有将他留下,而是传给了丰臣秀赖

面对兄长的唠叨和自己兄弟一反常态对自己担心

鲶尾藤四郎满不在乎的拍了拍胸口,随着他拍胸口的动作头顶的呆毛也晃了晃,看起来十分好笑

“一期哥有什么好唠叨的嘛,又不是见不到了,不是吗?”

“还有,骨喰你也是啊,我不就站在这里好好的吗?你就别想那么多了,我是不会有事的。”

“反正被他带走的是我的本体,我的灵体还是可以和你们见面的呀”

有的时候骨喰藤四郎的确有点佩服鲶尾藤四郎乐观的心态



○ 前田藤四郎&平野藤四郎

关于丰臣秀吉随便给刀别人这件事,作为丰臣秀吉的刀,骨喰藤四郎和一期一振实在很无奈。

偏偏送的还都是粟田口刀派的刀

那天前田利家来的时候,骨喰藤四郎看见了一个穿着粟田口军装身后披着母衣看起来六七岁的小孩

这让骨喰藤四郎想到了五虎退,也不知道那个孩子现在怎么样了。。

鲶尾藤四郎突然凑过来,嚷嚷:“那是前田啊,你怎么不叫前田过来和我们一起玩。”

一期一振摸了摸下巴:“主殿要送给前田家的刀,好像就是平野。”

骨喰藤四郎记得前田藤四郎和平野藤四郎因为刀身相像的原因,曾被人认错过

直到看到平野藤四郎化身成付丧神和前田藤四郎在一起站着的时候,骨喰藤四郎的嘴角难得的勾了勾

果然就连化身成付丧神,也是双胞胎呢

但不结风情的鲶尾藤四郎却在一旁大叫:“一期哥你快看,兄弟他笑了耶!”



○ 大阪城

大阪城陷落之际,一期一振和鲶尾藤四郎拼尽全力身的灵力保住了骨喰藤四郎的本体不被损坏

而他们的本体,却被一场大火烧毁

骨喰藤四郎头一回哭着喊着求他们不要用自己的灵力保护他时

回应他的却是鲶尾藤四郎的一句话。

“兄弟,你记住你用连同我们的那一份一起好好的活下去”

话音刚落,剩下的只有几片樱花,和两把浑身焦黑的刀

那一天骨喰藤四郎哭没了他这一生的眼泪。



○ 乱藤四郎

乱藤四郎是所有粟田口刀派的刀中少有的乱刃

但面对付丧神乱藤四郎时,骨喰藤四郎的表情明显僵了一僵

这明显,是女孩子吧

不过,骨喰藤四郎遇见乱藤四郎时只是匆匆的撇了一眼

他在躲,他不希望再看到自己同刀派的兄弟遇上危险,同时他也是害怕

经历过了药研藤四郎,鲶尾藤四郎和一期一振,骨喰藤四郎真的害怕得要命

他怕死,同时他更怕自己的兄弟死

现在的他只希望能够默默地守护住自己的兄弟们

那就够了



○ 尽头

1657年,骨喰藤四郎被烧毁

烧毁的时候,他居然在笑

他的眼前,仿佛就能看到自己的兄弟们

一个个微笑着在和他招手

被烧毁,他也是心甘情愿

虽然对不起鲶尾藤四郎和一期一振救他,可他真的对人世间已经失望了

这也许是一种解脱吧,如果有来生,他希望忘掉所有的事,一切重来。

“药研,鲶尾,一期哥,我来找你们了”

———二十五世纪末某本丸———

随着樱花飘落,身着粟田口军装的少年便出现在面前,银发黑眸还是如以前那般,接着,他开口

“我是,骨喰藤四郎。原是薙刀,现在则是把肋差,丧失记忆。唯一记得的就是,火焰。火焰,烧毁了我的一切”

黑发的少女审神者拉人骨喰藤四郎直冲门外,准确的说是直冲粟田口的部屋,边冲边喊:“鲶尾,你看我终于把你兄弟给锻出来了!”

鲶尾藤四郎的脑袋从部屋门口向外看,看见骨喰藤四郎后,他激动地对骨喰藤四郎说:“兄弟,欢迎回家”





——————————————
终于把文写完了,简直是要命>:-<

其实这篇文我构思了很久,那b站看手书的时候其实内心的感触就挺深的,有很多弹幕都是说骨喰会忘记那么多事,就是因为他一个人经历的太多了,是他自己潜意识里想要忘记

这也是我想说的,明明他不用承受那么多事。

最难过的是他失去的记忆之后还要拼命找回记忆吧。

最悲伤的其实是他吧。

好像日服的骨喰已经找回了记忆>:-




【假如刀剑们都是老师】(2)

从来都没有想过还有第二弹呢

人物严重ooc,如果有哪里不对的话,欢迎大家指出

给各位笔芯




鹤丸国永


老师看起来像高冷禁欲系,事实上是披着成年人外表的小孩子


喜欢惊吓或恶作剧,但是都很有分寸


班上的同学都很喜欢他,几乎就是一个大的孩子王


但,食堂的管理员烛台切光忠却禁止他入内


这是为什么呢?


嗯,这个问题值得思考


----据说他们两个人是认识的




乱藤四郎


这个老师长着一张娃娃脸,他有一头漂亮的橘色长发


声音柔柔的,喜欢穿着各种各样的款式新颖的裙子


是男生们最喜欢的老师,没有之一


整天下课都可以看见一群男生围着他


----算了,我还是不要告诉班上男生老师的真实性别了。。。





江雪左文字


老师很高冷,老师很喜欢看佛经,老师很爱好和平


可这样一个老师偏偏却是生物老师


每当上解剖学的时候,他总会一声轻叹


然后用他特有的慢悠悠的语气开口“这个世界充满了悲伤。”


然后全班一片寂静


----老师您不用上课了,我们自学QAQ





陆奥守吉行


这是个历史老师,最喜欢讲坂本龙马的历史故事


会手脚并用的站上讲台,一直都认为从刀到枪就是世界的趋势


说话的嗓门儿有点大,特别是激动的时候


然后隔壁班的长曽祢虎彻老师就会冲进来和他评理


再然后就吵起来了


----有一次甚至老师一个人和隔壁五位老师吵





石切丸


这个老师从来没有准时上过班


----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假如刀剑们都是老师】(1?大概)

突如其来的脑洞
被老师支配的恐惧~~(╯﹏╰)b
然后就有了这个莫名其妙的产物
可能ooc,也许有第二弹,看情况啦

——————————

一期一振

对教育孩子很有方法的老师

脸上总是带着温柔的笑,对孩子们也不是很严厉,孩子们都很喜欢他

某天班上来了个穿短裤的转校生,班上几个比较皮的孩子们小小的欺负了转校生一顿后

然后全班就看着这个温柔的老师站在门口,依旧在笑,就是有点慎得慌

——后来你们才知道那个转校生是老师的弟弟



三日月宗近

颜值爆表的老师

但班上的同学大多都怀疑这个老师是来学校养老的

整天“哈哈哈”都不停,大概也算是乐观吧

喜欢和隔壁班的莺丸老师一起坐在篮球场旁边一边喝茶一遍看同学们打篮球,嘴里还说着什么“年轻真好”

上课上到一半突然回去办公室泡了杯茶,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因为他没找到回来的路





莺丸

个性随和的老师

一日三餐都离不开茶的老师总是让人怀疑他头发绿是不是就是因为喝多了茶

和隔壁班的三日月宗近老师关系非常好,在学校里经常能看见两人坐在一起喝茶的场景

上课上着上着就会莫名其妙的提到大包平,说到激动之处是还会叹气

——学生:但是老师,大包平究竟是谁啊?




髭切

老师每天上班都是他弟弟送来的

也很好说的一个老师,有时候也会和莺丸老师他们一起喝茶聊天

每次进教室点名的时候,都会发蒙

总觉得最近进错班了

——老师的弟弟向你们投过去一个同情的目光
——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要每天送阿尼甲上班


今天看刀剑乱舞舞台剧看着看着小今剑就给我出了一个小祖宗
公式all800+梅,近侍飘花今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