扛刀少女卷耳

犹记当年少年时

真品与仿品(1)



一、


时之政府又实装了一把新刀。


二、


新刀叫山姥切长义,就是山姥切国广原来挂在嘴边的那个真品。


三、


听到审神者小姐坐在会议室之上宣布的这个消息,在场的所有刀都下意识的回头去看那个躲在角落里的披着披风的国广家的金发少年。


四、


一向自艾自怨的少年拉了拉顶上的披风,直到看不清楚五官才闷闷地听不出情绪地开口:


“像我这样的仿品,果然是不被需要的吧...”


看着这样的兄弟,堀川国广心疼的要命。


五、


他的兄弟,那么不擅长表达的性格,真是让人心疼死了。堀川国广站在和泉守兼定身边远远的望了一眼自家兄弟,然后叹了一口气。


与不远处的山伏国广四目相对,堀川国广开始思量着该如何让未见面的二人搞好关系。


六、


“小豆。”长船家的短刀少年拉拉拉小豆长光的衣角,平静的开口问道,“你说如果他们见面能好好相处吗?”


小豆长光摇了摇头,用手摸了摸下巴:“有点悬 毕竟他们二位的身份挺尴尬的吧。”


小小的短刀少年歪着头,似乎在思考什么。


七、


“哈?关于新同伴的事啊。”


打算给自家兄弟送一点下午茶去仓库的三池家少年硬生生的被一拍即合的堀川国广和谦信景光二人怼在了田里。他皱了皱眉头,仔细思考了半晌


“虽然我和切国关系的确是不错的,但是在这种事情上,我想我应该帮不上什么忙吧。抱歉了,要不你们去问问长曾祢先生吧?”


八、


被蜂须贺虎彻大半夜踢出房的长曾祢一言难尽的看着蹲在门口的两把刃。在听完两人为之所苦恼的事,还是很贴心的给出了答案的:“关于真品和仿品这种事情,...只要自己看开了也就好了吧。哈哈哈、反正我这个赝品是这么认为的啊!”说着还抓着抓后脑勺的头发。


这种事情、...要兄弟怎么看开啊!


堀川国广叹了一口气,然后低头看旁边的谦信景光,相对无言。


九、


堀川国广觉得审神者可能是故意的。要不然为什么会卡在这个时间点将山姥切国广送出去极化修行,不管怎么想都感觉别有用心。


想打包好的修行行李一股脑的全部塞在自家兄弟怀里,堀川国广千叮咛万嘱咐叫山姥切国广修行完了赶紧回来,千万别拖拉。


国广家的打刀少年还没弄明白是怎么样的情况,就被一把锁在本丸大门的外面。


捏着堀川国广为自己打包好的行李,他认命的叹了一口气,拉了拉头顶的披风,然后他上了修行的旅途。


十、


“堀川君想要问我什么呢?”穿着黑白二色的巫女服小姐转头看着不远处的那棵大树,而从大树后面走出来的就是一直偷偷摸摸的跟着她的堀川国广,“从刚才切国离开到现在,堀川君就一直跟着我呢。”


“...主君、你为什么,”黑发的少年咬了咬牙,下定决心将那句话说了出去,“为什么在这个时候让兄弟去修行?”


山姥切长义...、大概再过差不多两天就要被带回来了吧?兄弟在这个时候离开……


似乎看清楚了他心中所想,人类少女扬起了嘴角,笑得非常灿烂。她将食指横在嘴唇中间,轻声开口:“是秘密哦,到时候就会明白的。”


评论(2)

热度(53)